听!主播的战“疫”朗诵:斗室之中遇见苍穹

新冠肺炎疫情,牵动人心

宜春市广播电视台主播们在坚守岗位

为宜春市民提供及时权威信息播报的同时

创作出多部朗诵作品鼓舞人心

为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媒体人的力量

从今天开始

小编将陆续推出主播们的朗诵作品

下面推出的是一篇散文朗诵

《斗室之中遇见苍穹》

斗室之中遇见苍穹

作者:喻虹

朗诵:邹亚琼

作者简介

喻虹,现供职于宜春市袁州区文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理事,宜春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从事儿童文学创作,在《儿童文学》《七彩语文》《中国校园文学》《意林童话》《意林小文学》等刊物发表儿童小说和童话故事300余篇,出版《古井》《收藏勇气的盒子》《时光邮局》等儿童文学作品15部。短篇小说《远去的珠音》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

朗诵者简介

邹亚琼,江西省宣传思想文化领域“四个一批”人才、宜春市广播电视台新媒体中心负责人、主任播音员、宜春市朗诵与语言艺术协会会长。

女儿1月18日从武汉回宜春的时候,我是欢欣鼓舞的。新春的祥瑞之气正在冉冉升起,街头的红灯笼挂起来了,小区里的腊梅开花了,家里备好了红彤彤的春联,冰箱里尽是鸡鸭鱼肉,一切就绪,只等年来。

女儿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一名学生,这是女儿上大学后的第一个寒假。这个学期,她的几门专业课程都考了全系第一,英语也是遥遥领先。老师说要在放假后组织学生参加10天的语言强化培训,为今后的出国社会实践作准备,我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回程火车票是二十天前就买好了的,按照计划,2月6日她又将返回武汉。

女儿回家的那天风平浪静,我完全不知道一个叫钟南山的84岁老人也在同一天含着热泪去了武汉。元旦前有消息说武汉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病人出现,但很多天那个数字都是小小的,并不足以引人注目。

可女儿说:“妈妈,听说有病毒肺炎,我从学校出发时戴了个口罩,在火车上,整个车厢就我一个人戴着,我也觉得很搞笑,可还是戴着。到了南昌西站,我想着安全了,才把口罩取下来。”

(图文无关)

我笑,觉得女儿真是多此一举。

然而形势却是一天天严峻起来,武汉的确诊人数一天天攀升,到了21号,江西也有了两例确诊病例。22号,小区物业发通知说,有武汉返乡人员要到社区登记。我觉得怪怪的,但还是遵照通知要求,将女儿的信息如实向社区报告了。女儿需要居家隔离14天,这期间每天要测量两次体温,由社区的小袁负责和我们对接,做好每天的信息登记工作。我一听就急忙说,不用了,测体温这事儿,我们自己做就好!社区的人说,除了测体温,还要监督你们不要外出,这也是主要的。我顿时对社区工作人员肃然起敬,这种关键时刻,他们要出去接触多少处于潜伏期的病人呀!小袁戴着口罩上了两次门,后来,我坚决不让她再来了,怕女儿处在潜伏期,增加她的感染风险。

我开始认认真真地查找这个新冠肺炎有什么样的症状,要注意些什么。女儿回来的这几天,我们的餐具一直没有分开,如果女儿真的不幸被感染的话,作为密切接触者的我和她爸爸,一定也难逃此难。说实话,那会儿我有点悲壮,心想这就叫“有难同担”吧!然而再一想,不行,女儿现在没有任何症状,万一她感染了,我和她爸爸还得照顾她呢!于是,我们积极应对,买了酒精,把家里里里外外消了毒,三个人在家中也戴起了口罩,很认真地洗手,坐着看电视至少相隔一米,餐具也严格地分开使用,能不接触就不接触。

我们仔细梳理了一下这几天女儿接触过什么人,除了回家的当天在叔叔婶婶家吃了一顿饭,女儿还出去会见了一个高中同学。我嘱咐她和同学说明情况,让人家多注意。孩子的叔叔婶婶,也自觉在家隔离了。

1月23日上午十点,武汉封城。女儿那天有些呆,她爱着武汉和那座城市的人们。上大学仅仅半年,她已经是武汉博物馆的一名编外解说员了,还经常利用周末时间去附近的幼儿园做义工。在班级群里问同学,大家都说被居家隔离了。那天晚上,女儿同寝室的一个女生突然发烧了,女儿也慌了,一夜未睡。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那个女生只是普通的感冒,女儿才告诉我这件事,说:“妈妈,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

除夕夜,孩子的爷爷奶奶打电话来,我骗他们说女儿回家已经超过14天了,但是社区不让去乡下过年。爷爷奶奶好骗,外公外婆却不太好骗,因为我爸早就私下问了女儿哪天回家。我爸很着急,一天三次电话,早中晚各一次,巡逻一样问我:“都好吧?”后来我都烦了,对他说:“爸,我们都好,你再这么问下去我都要紧张了。”我爸黯然,果然不再天天打电话来追问。我想着不妥,就每天在微信上给他汇报女儿的体温数,和向社区汇报一样,一天两次,从不间断。

(图文无关)

日子在战战兢兢中过去,需要买什么生活用品,都是单位同事和小区物业人员帮忙,送到门口,我再去拎进来。有一次领快递,快递员很热情,想亲自把快递交到我手中,我弹簧一样跳起来,离他起码有两米远,让他放到地上,我自己拿。那快递员以为我嫌弃他,讷讷地解释:“对不起!我是应该离你远点。”我不好意思了,远远地对他说:“不是,是我家女儿从武汉回来,还在隔离期。”我这么一说,快递员竟也往后退了几步,但仍回头安慰我说:“没事!我们都戴着口罩呢!你女儿会平安的!”

我心里暖意丛生。进了家门,见女儿在微信上对我说:妈妈,我很难过。我知道女儿的难过。她的一些同学回到家中后,当地社区在同学家门上贴上了警示条,禁止同学家人与其他人来往。女儿有些害怕:“妈妈,我们家门上也会贴上这个吗?网上很多人说我们是逃离武汉,可我只是回家过春节啊!”我只能安慰她:“这只是阻挡病毒的一种方式,你不要想太多了。武汉是座英雄的城市,什么大风大浪都有过,这次也会挺过来的。”

我知道,这段日子,女儿接受了太多的负面消息:从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抗疫物资告急到武汉红十字会公示的捐赠明细,从“双黄连口服液”到“瑞德西韦”,从华南海鲜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到石正丽的严正声明……这个才18岁的大学生,双眼是深深的迷惑,内心是翻江倒海。

“你也需要多关注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还有八方驰援奔向武汉的各省医护人员队伍、空降到武汉的人民军队。这些,都是中国担当!”2020年的春节,命运交给女儿太多的思考,我无力为她解答更多,也许,人生的每个疑问,都需要她自己用心去寻找答案。而中国的未来,不也需要无数个像女儿一样的青年学子去开创吗?

我也开始思考人生。人到中年,开始有了工作和生活中的种种手足无措。其实与健康平安相比,那些得到和失去,又算得了什么呢?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往后余生,唯有珍惜。

我无意中在女儿的朋友圈发现,她悄悄通过一个慈善机构给武汉捐赠了价值500元的口罩。女儿的行动,使得以往对于红十字会没什么好感的我,那天也非常大方地往他们的账号上捐赠了一笔稿酬。

如果我们的杯水努力,也能阻止病毒的脚步哪怕一点点,我愿意。

我对女儿说,我想写个童话,名字就叫《奔跑的花冠》。女儿看着我,说:“妈妈,你想做的事都努力去做吧!”

我反问她:“那你呢?”

“我也努力去做我想做的事。”女儿说完,我们都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房间。在那个房间,她爸爸正在进行紧张的网上办公。开学时间推迟了,作为一校之长的他,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必须先把一些教学工作布置下去,包括研究如何开展网络教学。

我们在忐忑不安和互相鼓励中度过了难忘的14天。感谢命运,我们一家三口的身体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2月2日,社区宣布解除我们的居家隔离期限。

疫情仍在蔓延,但疑似病例数的上涨幅度小了很多,治愈病例数也多了起来。我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醒来两件事,一是看新闻,二是提醒女儿测量体温。单位这段时间实行弹性上班制度,我仍可以在家办公、写作。女儿返回武汉的车票已经退了,2月6日,她的法语网上课程开启了。

生活有苦难,我们却不曾停下前进的步伐。你看,虽然春花还没有烂漫,但毕竟已经立春了。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